皇冠私网平台首页  > 往事

回忆晋中战役和孝义民工支前情况

□ 张兆云

2019年12月04日 09:03:53 编辑:

晋中战役前

1947年汾孝战役第一次解放孝义时,我没有参加。当时我在隰县九分区司令部当医生。四、五月间我回家探亲,看到孝义人民对阎锡山“兵农合一”暴政的反动统治,恨之入骨。唯有提起共产党、八路军来,则喜出望外,比亲人还亲。

同年九分区司令部在司令员黄忠学、政委贾长明的带领下,返回到汾西县前王底、暖泉头一带,将九分区的一、二支队合编的洪赵支队整编为皇冠私网平台军区五十五团,由团长钟声善、政委张凤飞带领,经常活动在汾西、灵石和蒲县之间。当时我在团卫生队任医生。

1948年春,为了配合临汾战役,我团在分区司令部的指挥下,又活动在汾西、霍县、洪洞和赵城一带,阻击南下增援临汾的阎军六十六师。四、五月间临汾解放后,我们团奉命从洪赵出发,进入太岳区,经过太岳山,来到晋中平遥县的洪善村一带。这时我团又整编为七旅廿团(归皇冠私网平台军区指挥)。为了引蛇出洞,诱敌深入,我们七旅的部队(十九团、廿团、廿一团等),据说还有三旅的部队,奉命从平遥县洪善村一带出发。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每天从早六、七点钟出发,到下午四、五点钟宿营,我们团沿着介休边山的瓦瓮村、石河、窑子头,绕过介休城,通过义棠,到了灵石的两渡,又过了汾河西边,经过马家岭,绕到孝义东、西大会、山草占、阳头庄,我们团部驻在侯家岭。次日我团又经过上、下智峪、梁家垣到达贾家庄一带。因时隔刚一年,又经过半月多的行军,好不容易我又二次回到孝义故乡,心中格外高兴。我们每到一村,孝义人民群众非常热情,忙着给我们腾房子、烧开水、做饭等,像招待亲人一般。充分体现了孝义人民对部队的无比热爱和有力支援。在路经我村时,我还顺便回家看了看父母亲,在家只待了半小时,我就跟随后尾部队一起来到团部驻地贾家庄。

晋中战役时

我们在贾家庄住了一夜,第二天正是“端午节”,我们团就在留义村一线,协同友邻部队与阎匪军“闪击兵团”接火,激战一天一夜,至此晋中战役揭开了序幕。

在我军和敌人激战的同时,孝义县动员组织了大批民工担架队,支援前线作战。当时我在前沿阵地急救伤员,看到当地人民群众,给部队前沿阵地送水、送饭,有的担架队冒着敌人的炮火,为部队转送伤员。当我们团转移到白壁关西边的一个高地阻击敌人时,敌机又在我们阵地上空反复盘旋、俯冲和扫射,当时我团有20余名战士受伤。在这空中有敌机扫射、地面有密集炮火的枪林弹雨中,孝义的民工担架队毫不畏惧,他们和我一起奋不顾身地跑上阵地,我一个一个地给伤员包扎、止血、急救,他们则一个一个地把伤员转移到指定的安全地带。孝义担架队的这种英勇上阵、不怕牺牲的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一次体现了孝义人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英勇善战、勇于牺牲。

就在当晚,还是孝义的担架队,从阵地的后方,把所有伤员转运到距阵地西边十余里路的一个村庄。之后,为了配合主力部队消灭阎匪王牌军亲训师,我团奉命向东追击敌人,我们从当地出发,向溃逃之敌穷追猛打,经过一夜的行军追击战,到达了介休与平遥交界的汾河西的汾河边。这时天刚亮,亲训师已经被我主力部队全部消灭。当时我们团的战士也和友邻部队一样,跳进汾河水中,打捞出了很多武器弹药,缴获的各种武器弹药堆积如山,敌人的死尸遍地皆有,就连汾河水中也可看到很多敌人死尸。即使这样紧张的行军作战,孝义的民工担架队,在部队后边紧跟不误,部队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有力地支援了前方部队的作战。

6月下旬,我们团又奉命攻打交城。这时孝义的民工担架队又跟在我们团后边,扛着担架,抬着云梯,跟随部队一直行进到距交城城墙下约有一里路的地方才停止。在拂晓前,我团向交城守敌发起攻击,激战到天快亮时,敌人弃城逃跑了。这时担架队的同志,又和我们在城里住了一两天,打扫战场。

7月份,为了穿插、迂回和包围敌人,我们团不分昼夜地急行军,曾往返渡汾河二、三次,这时孝义的民工担架队,也跟随部队一起行动,支援部队作战。最后部队终于在祁县、太谷之间的大常村一带,配合主力部队,包围了赵承绶带领的阎匪三十三军和三十四军。主力部队经过十余天的激战,全部歼灭了阎锡山的三十三军和三十四军,并活捉了赵承绶。

7月中下旬的一天,中阳、离石、永和、石楼、大宁、灵石和孝义等地的敌人合编成的阎军九、十纵队,从介休、平遥、祁县的边山一带向太原逃窜。这时我团驻在清源,刚刚吃完午饭,就奉命到太谷南山的一个村庄阻击敌人,部队紧急集合,跑步出发,两小时走了三十多里路,来到太谷南山的一个村庄和敌人接火。战斗非常激烈,敌人用猛烈的炮火打得我们抬不起头来,这时我们团政委张凤飞亲自在前沿阵地督战,硬把敌人死死地阻击在山下。到黄昏时,主力部队从敌人背后包剿作战,激战几小时,到晚上十二时前,全歼阎军九、十纵队。我团又返回清源进行休整。当时,虽然白家庄一带炮声隆隆还在激战,但从晋中战役来讲基本结束。为了随时准备接受新的战斗任务,需要把所有的伤病员转到后方医院,孝义的担架队把所有的伤病员,连夜转送到文水县某地后方医院。

无数事实证明,孝义的民工担架队,在整个晋中战役中,都在前线支援部队作战,为晋中战役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晋中战役后

1948年8月,晋中战役基本结束后,部队进行休整,我们在清源休整了一段时间后,9月底又转移到榆次火车站附近驻防。这时我在团卫生队任主治医生。为了解放太原,部队进行了紧张的准备工作后,l0月初,太原战役将要开始。

七旅和三旅的部队走在最前头,孝义和兄弟县的民工担架队、民兵,也跟在部队后边,浩浩荡荡的支前大队和部队一起向太原前线进发。部队绕到寿阳县的西边大黑山脚下住了两天,准备了足够的粮草弹药,部队还进行了轻装。笫三天黄昏时,七旅和三旅开始向太原阵地出发,我们团是开路先锋,又走在七旅部队的最前头,爬上太原的东山,居高临下,绕过敌人的无数碉堡,直插到距太原只有七、八里路的牛驼山庙碉阵地(据说三旅的部队也直插到距太原市双塔寺不远的东山梅花碉阵地上),这时孝义的民工担架队也跟随我们一起进入阵地。

在拂晓前,七旅廿一团开始向庙碉守敌发起攻击,不到两小时就连续炸毁了敌人的十几个碉堡,控制了庙碉阵地,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到天亮前又有七旅的十九团和廿一团换防守阵地。到十点钟左右,敌人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开始向庙碉阵地反扑。在那炮火连天的战火中,孝义的民工担架队始终在阵地后边待命完成任务。七旅的十九团和驻在庙碉的阎军开始了激烈的阵地争夺战,白天敌人把阵地夺过去,晚上我们又把阵地夺回来,这样反复拉锯式的激战持续了两三天。这时我们背后的敌人,看到他们的退路已被我们切断,无奈之下才全部弃碉投降,后续主力部队也接应上来。战斗一直打到l2月下旬,期间我们团先后三次攻打庙碉之敌,后奉命攻打太原暂停,围城部队围而不攻,开展政治攻势。这时咱孝义的民工担架队才全部返回孝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