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私网平台首页  > 文艺

“白衣”胜雪

◇报告文学

2020年03月29日 11:17:42 编辑:

□ 李小明

白雪半夜醒来,以为是在湖北省天门市的维也纳国际酒店,定了一会神,才发现是在山西省汾阳市,是在贾家庄的裕和花园酒店。

当天——3月23日,白雪刚从天门返回,被安排休整。

她作为山西省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在天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间有57天、1368小时、8208分钟、4924800秒,她忘不了天门。

1月27日,她刚去天门时,街上几乎少人少车,城市灯光惨淡;现在,街上有人有车,城市灯火辉煌,好像重生一般。

刚到天门时,她在天门妇幼保健院工作,那里的病人状况让她触目惊心。后来,她转战天门中医院陆羽分院,3月20日撤出时,确诊病人全部出院。

天门的蝶变有她的辛勤付出,天门的人民与她休戚相关。

3月23日上午8点10分,她从天门维也纳国际酒店出发准备返回山西时,看到欢送山西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人群,不由得流出了眼泪,她心里“好不想走呀”。那里有她护理过的患者,有她一起工作过的天门医务工作者……

白雪讨厌人们流泪,自己也轻易不流泪,就像她的名字“雪”一样,有雨,但没有降落,成了固态的雪。可是,在支援天门期间,她有三天流过泪。这是其中一天。

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本职工作,得此厚爱,受之有愧,谢谢你们,可爱的天门人民。”并送以三个拥抱微信表情。

白雪没有认为自己有啥让人感动的事情。穿防护服的难受她有,别人也有;感染病毒的风险她有,别人也有;工作她做,别人也做;关心病人她做,别人也做……她做的就是该做的工作、普通的工作,唯一不同的就是从自己所在的山西省汾阳医院换到了天门市妇幼保健院、天门市中医院陆羽分院。

但是,和她一起支援天门的队员们不这样认为。太原市第三人民医院张公式在给她的信中说: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青涩的面孔散发着阳光的气息,目光中露出的是坚毅和决然。你的皮肤敏感,几次从隔离病房出来之后,皮肤上密密麻麻的小裂口清晰可见,看着我都觉得心疼,可是你一滴眼泪都没有,还笑着说:‘老师,我没事’。

“有一天,你拉肚子,稍好一点 ,你就主动和护士长说:‘老师,我没问题,可以上班。’因为你知道,少一个人,就要其他老师多干一个人的活。”

她所在的汾阳医院介入血管科主任王全义也有类似的说法:“白雪在单位工作积极,认真,踏实。”

2018年4月的一天,连续两个夜班结束后,白雪累得筋疲力尽,却在凌晨1点接到护送危重病人转上级医院救治的通知。她没有说一句推辞的话,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马上检查救护车上的仪器,跟当班人员一同将患者安全移至救护车,连接好液体、氧气、心电监护仪,一路守护着病人,安全送到上级医院。返回时已是凌晨5点。

无论是汾阳医院同事,还是山西医科大学汾阳学院的同学,大家都觉得白雪性格开朗,乐观向上。读大学时,她通过竞选做了班团支书,获得过系优秀班干部的称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的同学白金奋,现在在山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上班,至今还能记得她总是带着微笑的脸蛋;她虽然也有不开心,但总能积极地应对。白雪说:有的同学哭着和她倾诉,她先要制止,不哭了才和她们交心。

但是,在天门,还有一天,她又流泪了。

那天是2月1日,她和山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的护士长王霁雨上夜班。

夜深人静的时候,王霁雨问她:“白雪,你来这里之前,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她一听,开口就说:“做好了啊,不就是物资紧缺和患者又多又重,我早做好了。”王霁雨很平静地又问:“那你做好回不去的准备了吗?”她懵了,过了一会说:“我知道这场战斗不会短时间内结束,我做好短时间内回不去的准备了。但是老师你说的那种’回不去’我从来没有想过。”王霁雨又说:“如果没有想过,那就是根本没有心理准备,何谈做好了准备。你就是凭着一腔热情报的名,来的这。到这的人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最后的准备才可以,才可以说你做好了准备。”王霁雨告诉她,在到这之前她已经告诉了父母和老公,让他们做好自己回不去的准备。

听完王霁雨的话后,白雪心理彻底崩溃了,她埋怨王霁雨打破了她原有的心理防线,她想哭但憋住了。

回到酒店后,她放声大哭。她明白了自己那一段时间老是梦见亲人、同学,老是拉肚子,都是紧张的潜在表现。但是她现在能怎样呢,她只能面对现实,做好防护,与病毒抗争;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战胜病毒。她默默地背诵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的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白雪坚信,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一夜之间,她好像成熟了许多。

白雪经常记起她出发的那一天。那天,她同样流泪了。

1月25日、正月初一夜,因为值班,她没有回柳林县老家,在同为汾阳医院医务工作者的表哥家过年,她和表侄儿放完“滴滴金”时,发现微信中医院征集自愿支援湖北的人员。她问同是党员的表哥怎么办,表哥说:“咱都是共产党员,当然要报。”当收到医院决定她支援湖北的通知后,她按照医院安排,征求父亲的意见,她父亲沉默了一会,说:“你是党员,要听从指挥,走在前头。”她的母亲闻讯,当时就哭出了声。她安慰母亲:“我会小心,不会有事。”但是,她害怕母亲影响她的情绪,拒绝了母亲第二天早上要送她的要求,只同意父亲参加欢送仪式。

当天晚上,有同事不间断地给她打电话,为她担心,但是,她没有一点害怕。

第二天一早,她披上写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绶带,参加了单位为她举办的欢送仪式。有同事哭了,她也被带出了眼泪。

在去太原乘机的路上,她母亲在微信视频上还在哭,引得她又流出了眼泪。

更惨的是,和她一批的另一位同事被分到另一座城市,全皇冠私网平台只有她一个人在天门,她感到好孤单好无助。

但是,抵达驻地后,她心无旁骛,一门心思投入工作。

白雪的父亲说:白雪在家是个孝敬的孩子。本来她在北京302医院实习后可以留下,但为了照顾双亲,毅然回来了。现在,白雪瘫痪的奶奶吃的米粉还是白雪给供的。

3月22日,白雪归期将至。她没有拒绝又哭得一塌糊涂的母亲去接她的要求。次日,她的父母打着“白雪,欢迎女儿凯旋” 的横幅,在裕和花园酒店院子隔着老远欢迎她。母亲又哭了,白雪也渗出了眼泪,但是,还没等眼泪流出来,她就被要求快点进酒店。

白雪笑着说,她情商不高。她大学同学白金奋说,她比较“大条”。

但是,经过这次支援湖北,她有了眼泪。这眼泪是白衣天使的眼泪,不流,是因为不到时候。

“白衣”胜雪。白衣战士白雪是那样的纯洁,那样的纯粹,那样的高尚,那样的有道德,那样的脱离了低级趣味,那样的有益于人民。

她只有24岁,是皇冠私网平台市支援湖北医务工作者中年龄最小的。

视频推荐更多>>

心心相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