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私网平台首页  > 文艺

◇小说轩

2020年04月19日 11:49:42 编辑:

□ 张明亮

他长我三岁,高高的,瘦瘦的,是我哥。

每天放学,威子都让我给他背书包。威子和我同岁,身材魁梧,班上的同学都有点怕他。

那天,我身体不舒服,感觉自己的书包都有千斤重。威子又让我给他背书包。我说,我背不了。威子扯住我的领口给了我一拳,还问我,背不背?我说,不背。他又打又这样问。我眼里噙着泪水,声嘶力竭地嚎着,就不背。他还要打我。这时,哥赶上来。我以为来了救星。我说,哥,揍他,我不给他背书包,他就打我。哥抱住我求威子说,别打了,我给你背。威子把我哥踹了一脚说,我就让他背。哥抱住我不放,威子的拳头就在哥的背上乱溅。哥没有还手,直到威子打累了打够了走远了,哥才放开我。哥用衣袖要给我擦眼泪,我摇着头不让他擦。我狠劲推开他边跑边说,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紧跟在后面,一句话也没说。我不让他跟。他停下来。我一会儿回头看看,哥还是远远地跟着。

回家后,我在娘的怀里嚎着。娘眼泪汪汪地骂我们,一窝怂包软蛋,两个都打不过人家一个,丢不丢人?

那次以后,威子的书包,不是我背,就是哥背。有时威子还让别的同学背,谁不背就打谁。他又不自己打,让我打。我说,不敢。他说,你不打,就打你。我过去在那个同学背上捅了一下。威子说,不行,哄鬼了,使劲。我就又过去捅,那同学一躲,摔了我一个马趴。威子要和那同学干架,哥拉住他说,不用打了,我背。威子睁圆了两眼说,你背?你能把他们的书包全背了吗?哥说,能。威子就让其他人都把书包挂在我哥脖子上肩上,还说,谁不干就揍谁,其他同学有的就老老实实挂上,有的不愿意就跑开了。每天放学路上,同样的故事不知上演了多少回。

威子不光让我们背书包,还让我们孝敬他。今天谁拿花生米,明天谁拿一包糖,他都好像早有安排。就是礼拜天干什么,他都有打算,这回偷杏,下回下沟耍水,都跟着季节走,流行什么玩什么。都是一般大小的孩子,狗都嫌的年龄,即使没人怂恿,谁不想呢?所以几乎是一呼百应。威子不光让我去,每回还让我把哥叫上。哥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一日,天地间热得像蒸笼。威子带领我们十来个浩浩荡荡地去大沟里耍水。大沟里能耍水的深水区只有一个。我们去时,已有西村的一帮孩子们在里边耍,我们就在浅水区或岸边等着。不一会儿,来了东村的一帮孩子。他们的头儿不知和耍水的头儿说了什么话,那些耍水的就陆陆续续爬上来穿上衣服走了。

威子说,轮上我们了,下水。大家正准备脱光衣服下水。那帮孩子头儿就冲过来说,小子,你想干啥?威子也不示弱,说,我们先来的,怎啦?那个头儿一把揪住威子头发就打,威子还手,人家的七八个孩儿们也上来帮忙,把威子放倒在沙石上一顿拳打脚踢,最后那头儿踩着威子的手说,有本事叫你的人也来打。威子歪着头不住地喊,打呀,快打呀。可是,我们虽人多,没一个敢上前,身子像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只听一声“住手”。是哥,手里拿着块石头站在那伙孩子面前。那伙孩子松开威子,疯野似的要扑向我哥。“别过来,放我们走”,话音刚落,哥把手里的石头拍向自己脑门,殷红的血很快就从他的鬓角淌下来。出人命了,不知谁喊了一声,那伙人一哄而散。我们的人才七手八脚扶起威子,轮流背着我哥去村赤脚医生家里包扎。这回,威子说了句人话,哥的包扎费他全出,还说,以后再也不用别人给他背书包了。

回家后,娘见哥头上缠着纱布,问怎回事?我说,哥自个拍的。娘说,闲得没事找死?我说,哥是替威子拍的。娘说,威子不是时常欺负你们,让人打了不是更好?哥说,我爸什么时候能不给威子爹打工了?娘说,这和你爹打工有一毛钱的关系?哥说,我怕威子受了气,他爹克扣我爸的工钱。

哥的这句话,让我和娘顿时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