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私网平台首页  > 文艺

◇含英咀华

大唐盛世 诗酒年华

□ 梁晓芳

2020年04月19日 11:49:42 编辑:

饮酒,本是一件俗事,在唐朝却成了一件必不可少的大事。唐朝诗人爱饮酒,也爱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倾注于酒中。久别重逢日,他乡遇故知,两情相悦时,金榜题名后都要呼朋引伴,设宴摆酒,觥筹交错间肆意纵情,好不欢闹。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毫不夸张地说,大部分脍炙人口、流传千年的唐诗有一半是在酒兴里一气呵成的。诗能增酒趣,酒亦承其魂。翻开浩如烟海的唐朝诗集,大事小情里都裹着美酒的芬芳,就连朝廷百官游宴之乐,壮士的戍边之苦,还有那些文人雅士的鸿鹄之志和家国情怀,以及贬谪之后偏安一隅的失意与茫然,也都离不开酒。读罢唐诗,总感觉千年前的大唐王朝像一杯微醺的陈酿,甘醇,热烈,让人思之难忘。

我们很难想象,假如没了酒,唐诗这颗璀璨的明珠会黯淡成什么样子。在朝堂,天子宴请群臣,“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假如没了这杯酒,这群少年英雄的侠肝义胆将无处安放;在凉州,荒芜的大漠,征战的边陲,没有了“葡萄美酒夜光杯”,大战之前该如何鼓舞军心?当然也就没有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壮激昂。当战士凯旋归来,喜极而泣,也不再是“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如果没了酒,在重阳登高日,故人邀我至田家,青山郭外该如何“话桑麻”?在中秋月圆夜,没了酒,就没有了对月独酌,留下的只有孤独的李白,茕茕孑立;没了酒,王绩哪里来的“兀然成一醉,谁知怀抱深”般安慰;没了酒,罗隐今朝借不来酒,明日也消不了愁,就连为故人壮行,大概只剩下两个大男人站在夕阳西下叽叽歪歪的话别,没了酒,没有了离愁,没有了“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真挚。没了酒,真的淡了很多情分。

如果说酒是盛唐诗歌走上巅峰的助力,那么长安,这座千古沧桑帝王都,就是滋养诗酒文化的温床。长安,街头巷陌灯火璀璨,胡姬酒肆美人炫目,曲水流觞夜夜笙歌,是多少文人骚客午夜梦回的天堂啊。

盛唐的长安,有“饮中八仙”。杜甫在诗中将这八位大神的醉态描绘得淋漓尽致。贺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堂堂礼部侍郎,高级官员,喝酒能喝的摇摇晃晃,骑马跟乘船似的,一着不慎跌落井下,干脆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睡着,这么狂放不羁古往今来也是没谁了;汝阳王李公式饮酒三斗后去朝拜天子,路遇引车买酒的,馋的当即走不动路了,还自我调侃说:“道逄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假如真有酒泉这么好的地方,没准他会抛弃一切跑去定居,日日把酒言欢醉卧红尘吧!还有左相李适之,酒量之大,犹如“长鲸吸百川”;衣袂飘飘的少年郎崔宗之,举觞之神态宛若玉树临风;长年吃斋礼佛的苏晋,逃不过嗜酒宿命,只能“醉中往往爱逃禅”了。也对,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长年的修行换一回沉醉,岂不快哉!“草圣”张旭,三杯下肚,在王公面前脱帽露顶现了原形,笔走龙蛇,挥毫落纸如云烟;相比之下,布衣客卿焦遂沉稳了太多,五斗酒后依然卓然而立,高谈雄辩惊四座。

要说这八仙中,最著名的就是李白了。“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在世人印象里,李白好像一生都是醉着的,与友相聚,诉不完的心肠,喝不尽的美酒。美酒之于李白,如虎添翼,水乳交融,是他创作的催化剂,更是他心灵的慰藉。“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李白笔墨一挥,跌落的是万卷豪情,胸怀一敞,氤氲的是清醇酒香。文思如涌泉,下笔如有神,仙人也。

李白不仅爱喝酒,还爱组酒局。在数万首唐诗中,有两首著名的诗就发生在李白的酒局上。

天宝四年秋,鲁郡东石门外的一个小酒馆里,有两个人相对而坐,痛饮美酒。这是一场分别宴,对饮的两个人正是唐代诗坛的两位泰斗级人物,“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

故事要从相遇开始讲起,李白与杜甫于上一年秋天初逢于洛阳,彼此一见如故,便携手登山临水,拜谒各地名士。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年后,杜甫入长安求取功名,李白置酒送别,并当席写下著名的《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这首诗一语成谶,石门分别后二人天各一方,再无见面。当然,这首诗在李白的诗歌中并不是广为流传的,但这个酒局却非常重要,因为没有什么比伯牙子期的分别更让人惆怅的了。

这里,不得不提李白组过的另外一场著名酒局了。天宝十一年,在颍阳山居,李白和他的两位挚友岑勋和元丹丘喝了一场痛快酒。李白在酒局上兴之所至,挥笔写下了震古烁今的《将进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是何等的纵情肆意;“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是何等的壮志凌云。“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是何等的潇洒气派。“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是何等的悲哀雄壮。“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又是何等的荡气回肠。这首诗洋洋洒洒176个字,把李白天纵之才充分展示出来。这场酒局居功至伟。没有李白醉酒后的诗兴大发,哪来这喷薄而出千古绝唱的激情?也是这首醉酒诗,让李白的诗歌登上了不可企及的浪漫主义的巅峰。

“长安百花时,风景宜轻薄。无人不沽酒,何处不闻乐。”盛唐的诗人总是那么率真豪放,盛唐的诗歌中处处离不开美酒,这些酒香和诗意在历经岁月的沉淀后,变得更加醇香,令人“长醉不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