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私网平台首页  > 首页  > 文艺

◇三川河随笔

断片·是日已过

2020年05月10日 10:15:48 编辑:

□ 李 牧

前天聚会,因着朋友知己在座,自然开心,酒不觉就多了。酒酣之余,又一次移步《墨九手札》。《墨九手札》是自己十几年前的新浪博客,那真是一个阳光明媚、欢心舒畅的地方,醒酒、慰藉,来此俱是良方。

有几年时间,我一直徜徉在《墨九手札》这个后花园,直到某一天忘掉密码。我一直很惊异,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我激情澎湃,每天都有写不完的文字,诉不尽的衷肠,妙语灵感处处都是,不像如今,头脑干涸得如龟裂的河底,唯有在酒醉之后,淡淡地回想一下那灿烂的过去。

我曾经的一个梦想,就是写好文字。写好文字,重要的是练习,不断地练习,熟才能生巧。卖油翁说“无他,唯手熟尔”,实际上也是天下写文章者成功的至高原则。当然,宇宙中,任何时候,都不乏例外。这例外,自然是天才之流,灵光一闪,绝世美文出现。尼采写《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只用了短短几天,不眠不休,一气呵成,便成哲学巨著;李白《将进酒》,酒后趁醉,大笔一挥,就是千古绝唱。曾经的梦想,止步于想,而无行动。想着想着,梦就在不知不觉间枯萎、消散,容颜却已慢慢苍老,萎靡如秋风中的荒草,在晨露中遥想着当年的风华正茂。

当年的风华正茂,那般的阳光灿烂、鲜衣怒马,那么珍贵的一段光阴,竟然消失得毫无意义、绝无美感。一念至此,心灰意冷,恨不得就此醉死过去,让一切重新开始。但是,世界总是拿出许多例子证明,人要实现梦想,什么时候都不算迟。姜子牙72岁垂钓渭水,得遇文王,方才一飞冲天,大展宏图。姜子牙的境界高耸入云,无法企及。但日本老太太柴田丰和台湾书法家赵慕鹤,两位现身说法,足以使每一位伤感年华已逝、却一事无成者热血沸腾起来。柴田丰老太太92岁学着写诗,98岁出版诗集《人生别气馁》,100岁时出版第二部诗集《百岁》,两本诗集总销量近200万册。赵慕鹤先生,66岁退休,75岁当背包客游历世界,87岁时以学生身份重返校园,93岁去医院当义工,98岁取得硕士学位,100岁时书法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101岁时成为畅销书作者。古语云,“大器晚成”,的确是用无数例证浓缩出来的精华。

当然,“大器早成”的也很多,可惜“器”成了,命就不久了。亚历山大大帝,建立横跨欧亚非的马其顿帝国,33岁,走了;项羽,灭大秦,封诸侯,霸天下,大小72战,所向披靡,33岁,走了;霍去病,17岁率800铁骑出征,大破匈奴,横马祁连山下,24岁,走了;王勃,“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25岁留下千古名篇《滕王阁序》,走了;李小龙,创截拳道,导、演四部半电影,部部是经典,其对现代音乐、电影、武术、哲学、服装、舞蹈、街头艺术、跑酷都有深远的影响,33岁,走了;莫扎特,重塑并定义欧洲古典音乐的天才,35岁,走了;……

走得虽迅疾,功业已大成。更多的梦想,自然没有这般宏大高远,却也是自己心中的星空大海。临走之际,若能如他们那般安然微笑:吾梦想已成。那么,彼时的欢愉满足,又有什么分别呢!

我忽然顿悟,人来世上,一定是有梦想要去完成。年龄不是关键,梦想才是。梦想实现了,之后的时间,便属多余;梦想未完成,过去的时间,都是在准备。

然而,我在准备什么呢?为什么我脑中一片空白,只余淡淡的惆怅。我怀疑,我的一段时间被封印了。否则,我怎么会忘掉《墨九手札》的密码呢!以至于十几年间,我只能像个游客一样,在门外来来去去,阅读着博客最后一篇文章,其文开篇就是: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但曾经的后花园里的姹紫嫣红,依然还在那里,那时候的每一个日子,想起来,都让人微笑。